一切为了解决生产难题——全国劳动模范、江苏油田技师田明先进事迹报道之一

2021-05-06 17:14:49

在盐参1井的试气过程中,他用手电钻夹住电缆,不停地对流管内壁进行研磨,只为将流管直径扩大0.05毫米,以确保测试电缆顺利穿过。


  在压力计的检测中,他抱着40多千克的机械压力计在一块木桩上来回顿了几百次,只为能真实模拟下钻过程中顿钻对压力计的影响。


  2015年1月9日,他的创新成果“试油测试技术的创新与应用”荣获科技进步二等奖。4月28日,他荣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在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受到党和的接见。


  他就是田明。30年来,他从江苏油田一名普通的石油工人成长为中国石化技能大师。30年来,他先后完成92项革新成果,在核心期刊上独立发表论文28篇,获奖44项,为企业创效6000余万元。


  谈到他的创新成果,田明说,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能更好地解决生产难题。高压物性取样器


“凡是工作中不方便的地方,都成了革新的地方”


  1985年,田明参加工作,成为一名地层测试工。他创新的源泉来自生产中的一件小事:给测试器加油时,需要用专用扳手拆装接头,非常不方便,田明就在接头上焊了两个小手柄,这样只要用手轻轻一转,就可以轻松安装。


  这个小创意让工友赞不绝口,也激发了田明的创新热情。于是,凡是工作中不方便的地方,都成了田明想要革新的地方。


  保养封隔器时,需要将里面的4组弹簧重新拆装,然而每组弹簧的弹力高达1000牛顿,每次需要三四个人相互配合才能完成拆装。怎样才能省时省力,提高工作效率呢?田明利用杠杆原理巧妙地研制封隔器保养推拉工具,过去几个人干的活儿,现在一个人就可以轻松完成。


  随着创新能力的提升,生产中一些看似正常的地方,也被田明盯上了。部分进口计时器,需要送到厂家才能检测。这在常人看来,专有设备就应当用专有仪器进行检测,可是田明却在这个环节动起了脑筋:每次检测要花数万元,要是自己能检测,那将为企业节约多少费用啊。


  没有特定的试验条件,没有专有检查设备,怎样模拟地下高温高压的环境呢?田明根据井下负荷情况,设计了时钟简易检测支架,用0.5千克的砂袋给时钟进行加载试验,用“土装置”检测了“洋设备”。


  一系列创新成功,让田明盯着问题搞革新的信念更强了。随着油田勘探开发向“低、深、隐、难”类油藏进军,常规测试工艺在射孔、测试和抽汲、取高压物性样品等诸多环节中存在瓶颈,他把创新目标对准每一项工艺技术的应用提升。高压物性取样器

  在射孔工艺上,他利用单流阀原理,设置“自动门”,可以瞬间屏蔽射孔冲击波;在抽汲工艺上,他设计气控密封防喷盒,能瞬间密封井口,让抽汲作业更加绿色环保;在高压物性取样工艺上,他在国内新型摩擦式取样器,让油田高压物性取样成功率提高到92.2%,达到行业水平……


  每一个环节的创新,就像一颗颗明亮珍珠,通过技术链条串起来后,变成一条璀璨的成果“项链”。集成应用后的试油测试技术,让试油测试的精度更高,应用范围更广,为油田新区块探明地质储量提供了的测试数据,这项技术的创新和应用荣获科技进步二等奖。


“只要认准的事,就决不放过”


  在同事眼里,田明有一股犟劲,只要认准的事,就决不放过。


  在地层测试中,需要对油藏进行开关井测试。在提放管柱进行开关井操作时,管柱多提一寸,封隔器就拉松,少提一寸,测试阀就不能正常开关,让操作人员非常纠结。


  行业内的专业教材,对开关井的悬重俗称“自由点”的计算,有一个理论公式,然而这个公式在实际运用中有时不准确。田明认为公式局限于某一特定的理想状况,没有考虑井筒与油藏等多种变化因素,于是跟这个权威理论较上劲。


  为了摸清“自由点”的变化规律,只要有测试任务,他就跟着测试班上井,这一跟就是3年。


  在3年时光里,他记录了近千组开关井操作时管柱悬重的变化数据,摸索出适用性更广、更准确的“自由点”变化规律计算公式。


  这套计算方法在技术刊物《油气井测试》发表后,在行业内得到广泛应用,被业内专家称为“田氏”公式。在谈到创新经验时,田明说:“成功的关键在于坚持。”


  在新疆超深井测试过程中,国内常用的震击器由于性能差异,在超过4000米井深的高温高压环境就无法工作。田明开始寻找国产震击器“败阵”的原因,更换了耐高压的盘根,设计压力平衡孔,并优选黏度性能更好的液压油,可这一系列改进都没收到预期效果。


  当同事纷纷对国产设备质疑时,田明仍然坚持对设备进行改进。为了减少高温对设备密封性的影响,他想到尽可能缩小设备的配合间隙,找来研磨膏和平板玻璃,在平板玻璃上用“双S”手法对阀体接触面进行手工研磨。当时在新疆,冬天气温低至零下20摄氏度,哈口气都能结成冰,可他却一刻不停,徒手研磨了几个小时。


  用千分尺进行测量,阀体与阀座的配合间隙只有0.02毫米,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直径的1/2,简直可以说是严丝合缝,这让现场的同事都惊呆了。


  终,经过系列优化后的震击器可以适应6000米以上的井深环境,性能堪比国外同类产品,而改进的成本只需1000元。2014年,高压超深国产震击器改进与应用技术在第八届国际发明大赛中获得银奖。


“没有完美的成果,只有更好的办法”


  即便已经成为大师级人物,可田明对自己的创新成果仍然保持问题意识,他总是说:“没有完美的成果,只有更好的办法。”


  在试油抽汲作业中,他设计了气控放喷盒,这样一旦井下出现喷油现象,就可以瞬间密封井口。自己的创新成果获奖后,他并没有觉得万事大吉,而是根据现场使用情况边用边改,一直优化了近3年。同事说,田明不仅是创新大师,还是个实干家。


  2012年,江苏油田引进美国进口的连续油管设备,田明也因此调入连续油管作业队。连续油管设备配备了两套进口刀具,下井后刀片容易损坏,无法切断油管。


  当从材质和硬度等方面均无法解决这个难题时,田明没有放弃,继续琢磨新办法。他另辟蹊径,从提升切刀的稳定性入手,给这套先进的进口设备配套“减震”系统,设计了卡瓦扶正器,牢牢固定割刀本体,防止震动对切割的影响。


  现场试验效果显著,7分钟就割断油管,刀片完好无损,大伙儿欢呼雀跃。然而,田明并未满足,而是根据试验情况继续优化。同事开玩笑说:“田大师成天围着机器转,根本停不下来啊!”


  为了使切割力量更加平稳,田明又设计了压力补偿器,通过排量调控,使连续油管割刀在复杂的井身构造中,真正成为一把“如意刀”。田明研发的连续油管切割技术消除了国内国外油管切割技术瓶颈,目前已被纳入中国石化先导课题。


产品中心